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头条 » 焦点 » 正文

湖北“女主播”事件回顾:受害女性7000人

分享到: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    发布日期:2022-08-13  浏览次数:143
核心提示:随着时代发展,我们已经步入信息时代,网络成为现代人生活必不可少的存在。但网络是把双刃剑,除了可以让我们足不出户便通晓天下大事,将五湖四海的人联系到一起外,也会对我们的价值观、人生观进行一定的冲击。网络上的信息鱼龙混杂,如果不经辨别就进行接收,很可能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。直播行业作为依附网络而展开的新兴
 随着时代发展,我们已经步入信息时代,网络成为现代人生活必不可少的存在。但网络是把双刃剑,除了可以让我们足不出户便通晓天下大事,将五湖四海的人联系到一起外,也会对我们的价值观、人生观进行一定的冲击。网络上的信息鱼龙混杂,如果不经辨别就进行接收,很可能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。

直播行业作为依附网络而展开的新兴行业,向来饱受诟病。除开一些没有营养的低俗直播外,黄色直播也如雨后春笋一般涌出,严重危害了人们的身心健康。在这种情况下净化网络环境,打击不良直播成为了警察们在网络方面工作的重点。

2021年10月份,湖南岳阳警方例行在网络上巡查时发现,一个名为“某火”的直播网站在一些小网站上面有大量弹窗信息。这种垃圾弹窗向来是网警的重点检测对象,岳阳警方立刻就对该直播进行了甄别,发现这果然是一个非法色情直播平台。

该平台有别于其他黄色直播平台的一点在于,这是一个“一对一”平台,这些女主播不会公开进行一些直播,这就使得该网站的不良内容非常隐蔽。这些从事非法直播的女主播以每分钟6元的价格,与浏览网站的“粉丝”进行“一对一”交流,只要给的钱足够多,就能一直与女直播对话,甚至可以通过加价的方式要求女主播进行更加越界的直播内容。

在发现了该平台后,警方通过大半个月的时间对网站后台流水进行调查,发现共有7000多名女主播在该平台以及相关的“某澜”、“心某邻”提供服务,女主播来自全国各地,其中又以湖北、湖南籍的占多数,三个平台总计拥有会员40余万人,共累计资金一亿多元。

这三个平台中“某火”的组织者为李某笑,剩下的“某澜”、“心某邻”除了有李某笑参与外,还有侯某、童某另外两名主犯。他们在全国各地招收女主播,以高薪的形式诱惑一些涉世未深,或者急需用钱的女子,让她们分阶级进行表演,6元每分钟只是最低的“门槛费”,如果想要其他特定表演,则需要进行打赏。

这三个平台对从事非法表演的女主播分成力度很大,每位女主播至少可以获得打赏金额的35%~40%,表演时间越长,粉丝打赏越多,女主播赚的也越多。除了通过表演可以赚钱外,“拉人头”也是一种收入方式,每拉一位新的女主播都能获得该新人打赏的3%~6%的金额,这就导致很多女主播都会拖自己身边的其他女子“下水”,以谋取高额提成,这也是这3个直播平台能在短时间内就累积到大量女主播的原因。

2021年11月12日,岳阳警方成立代号为“11·11”的专案调查组,在掌握了三个直播平台的大量证据后,雷霆出击在全省境内进行收网,成功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笑、侯某、童某,以及另外两位技术人员。

很多人或许觉得通过网络进行伪装,自己就能避开警方的逮捕,毕竟在网络上提供黄色服务并不像现实中MY那般明显。但网络并非不法之地,这些年随着各种背靠网络的犯罪形式逐渐涌现,法律也增加了许多有关这方面的条文,就像这次被警方迅速击破的“某火”、“某澜”、“心某邻”三个直播网站,其平台创建者已经违反了传播YH物品牟利罪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:“传播YH物品牟利罪是指以牟利为目的,制作、复制、出版、贩卖、传播YH物品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情节特别严重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 期徒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。”

该条犯罪与传播YH物品罪最显著的区别在于,组织者是否利用传播YH物品进行牟利。三个黄色直播平台招收女主播进行“一对一”服务,属于制作YH物品;招收会员要求他们缴纳费用属于利用黄色直播进行牟利。

在量刑方面,只要通过制作、复制、出版、贩卖、传播YH物品牟利达到五千元至一万元以上,就已经属于传播YH物品牟利罪的范围;高达一亿多元的非法收入,以及40万的注册会员,是情节特别严重的传播YH物品牟利罪,足以让该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受到从重处罚,至少是十年有期徒刑起步,由于影响范围过大,甚至可能会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虽然在打击这些非法直播平台的过程中,警方主要目标是那些平台的架构者,但这并不代表从事直播的女主播能够置身事外,因为这些女主播同样违反了传播YH物品牟利罪,只能说有些女主播从中获利并没有达到量刑起刑点,这才逃过一劫。

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,利用这些非法直播来获取报酬终究是一件违法之事,同时也违背了道德底线,这些直播内容一旦流出,对这些女主播来说,可能她们一时的糊涂,会造成一辈子的悲剧,使得家庭支离破碎。

女主播因为进行非法表演而获罪的例子并不在少数,2016年的时候深圳就曾有一位年仅19岁的少女龙某,因为没有一技之长又想快速赚钱,便在各个非法平台进行直播,短短几个月就获得了2万元的报酬。

龙某的男友知道龙某在进行非法直播,但因为来钱很快,所以并没有制止,反而大力支持,最后龙某因非法直播被深圳警方逮捕。

不论是这7000多名女主播,还是后来提到的龙某,这些女主播不论是被抓了还是没被抓,但非法直播如同一枚烙印一般,纵使不被他人知晓,也永远烙在她们心中,让她们一生为之改变。

 
 
打赏
[ 资讯头条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免责声明:
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、企业机构、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,仅供参考。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如果有侵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。
 

湖北“女主播”事件回顾:受害女性7000人二维码

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账号:"xxxxx",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,热点产品深度分析!
 

 
0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头条
点击排行